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记者带你揭秘:你不知道的猪肉江湖

2020-01-21 点击:1633

记者们对交易市场、屠宰场和肉类市场进行了突击访问,“许多环节显示猪肉市场竞争激烈”“没有收费依据或推高猪肉价格”“现在很难摆摊了!”最近,一位广州“养猪经纪人”(业内以组织生猪来源的经纪人闻名)向记者哀叹。

根据广州市发改委的最新数据,10月26日至11月1日,广州生猪平均价格为16.8元/公斤,同比下降3.45%,广州猪肉零售价格继续小幅下降。

11月10日,本报报道了当地猪肉从源头到零售的涨价过程。此后,记者发现,瘦肉型猪肉市场的竞争除了本地猪肉以外更加激烈,各个环节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利益纠纷。

几天前,记者对广州的生猪交易市场、屠宰场和肉类市场进行了几天的暗访。他们发现,在各种毫无根据的指控下,生猪价格上涨,给“养猪经纪人”施加了压力。最终,“养猪经纪人”将找到一种方法来“缓解”零售端的压力,在某种程度上,消费者最终将为利益的利用买单。

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,李俊(化名)一直在广州从事猪肉生意,广州是广州最早的猪肉商人。今天,他在广州有自己的贸易公司和猪肉品牌。他还经营100多个直接猪肉摊,并加入了200多个猪肉摊。

李俊的办公室有两个小猪木雕,暗示着一个繁荣的事业。如今,拥有丰富职业生涯的李俊在谈论自己的生意时仍然摸不着头脑。“20年来,这一行有太多的故事和无助感。猪肉行业的潜规则一直存在,令我们苦恼。也许我们最终会把这些麻烦留给普通人。你明白我说的话吗?”李俊轻弹烟灰,开始用自己的猪肉品牌清洗定制茶具。

农民“自己喂自己,自己称体重”是一种常见的做法

一直以来,我都是从其他地方收集猪,在广州屠宰,然后在市场上出售。李俊说,面对养猪户,他们往往处于不利地位。"如果猪不担心销售,我们的议价能力就会降低."

曾经,李俊购买的大部分生猪来自湛江。

11月7日,在濉溪县郊区,农民谢东嘴里叼着一支烟,犹豫地看着面前的化粪池。在他身后,180多头重近400公斤的母猪在猪圈里嚎叫。

谢东说他饲养的所有猪都是杜洛克猪和白猪(也称为“大白猪”)杂交而成的双向杂交猪。同时,双向杂交母猪可以继续与杜洛克猪繁殖,生产出第三代三向杂交猪,“每头杂交猪在饲养到230~240公斤时可以从市场上释放,从仔猪到市场大约需要6个月。”

直到今年6月,谢东还在不知所措地养猪。“我们养猪的农民通常不仔细计算成本,但很可能很清楚,白猪上市时的成本价是每斤6.5元。”

谢东的养猪场每年生产近2000头猪。既然现在不用担心销售,谢东在面对像李俊这样的买家时有很多讨价还价的优势,“他们都通过电话预约,早上打电话,下午来接猪。许多人想要它们。”

就连像谢东这样的养猪户也必须遵守把生猪赶出市场的潜规则:喂猪称重,也就是在生猪市场喂猪称重并出售。

根据谢东的说法,一只成年猪肉猪在进食和排便之间的体重差异超过10公斤。按照8元的猪价,弹性范围在100元左右,100头猪的范围扩大到元左右。因此,对谢东来说,喂食和称重意味着“收入迅速增加”。

李俊泽表示无奈,“我一天要收集200头猪。仅在这一环节,成本就增加了1万多元。然而,没有规定不能喂你。这是每个人都接受的潜规则。我们只能在后期找到增加利润的方法。”

白玉翡翠

日期归档
匙洲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koular.com 技术支持:匙洲新闻网 | 网站地图